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我与一家母女三人的荒唐淫乱——也说荒唐】

发布日期:2017-06-15  来源:  阅读:加载中

  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做任何事情都可以被原谅。
 
  每个人的青春都只有一次,如同人生一样都是单程,没有来回票。无论是伟岸如丈夫还是猥琐如瘪三,在青春的印记里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荒唐的经历。
  我不是伟丈夫也不是猥琐的瘪三,我就是我,一个有着苦涩的童年、快乐的青年和烦恼的接近中年的男人,曾经的状元郎、天之骄子,如今的狗屁专家(别人硬塞给我的头衔),和众多的狼友们一样曾经有过难忘的初恋、激情的婚恋,而我比许多狼友更多一个痛苦的婚变,在经营婚姻这个人生课题上我是一个不及格的学生。
 
  每一段路,我都如同走在刀刃上,没有一个有钱如李嘉诚的老爹,也没有一个如同李刚一样的爸爸,更不会有一个「表叔」能偶尔和换一块名表带带,所以,一切都靠我自己争取和努力。
 
  我说走了40年的路一切如同在刀刃上跳舞一点都不为过,曾经经历的每一个岗位每一个单位每一个行业都有着不一样的人、事、团结与斗争,为了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的「成功」,「我」或者「我们」每天一睁眼就得准备着今天的各类纷争与困扰,我时常在想,我们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有几个不是在每一次不见流血的争斗中击溃对手而借肩前行?又有几个不是早年华发?「我们这些人士」的内心究竟是坚强还是脆弱?在与人的交往中有几个不是戴着面具、战战兢兢或说着人话或说着鬼话呢?难道我们这些人士就真的强大到无需倾诉无需理解吗?那么我们这些人士如何排解寂寞和孤独?
 
  所谓「高处不胜寒」,又所谓「登泰山而众山小」,此为古人比喻人在顶峰处内心的寂寞与张狂。我们没有古人的高风亮节,我们这些60末70初的老狼,经历的教育是在传统和现代交汇的年代,接受的是父辈家庭教育的传统礼教的道德规范,而学校和社会又教会我们破除迷信、着眼现实,于是乎大多数的传统在我们这代人的内心留下的烙印如同雪地里松鼠觅食而留下的印痕,更多的是现实世界里的花花绿绿、物欲横流的奢靡与诱惑给予我们太多的渴望与期盼,这些在传统道德理念里绝对不能容忍的行为规则往往如同蓄势待发的洪水,一旦达到一种境界超越一种平衡则会变成洪水变成猛兽。比如:性、女人、淫乱……
 
  我们都曾经面临这样或者那样的诱惑,有道是「男人不劈腿,是因为自己的资本不够;女人不出轨,是因为受到的诱惑太少。抑或说,男人之忠诚,只因背叛的筹码太少;女人之忠贞,只因受到的诱惑不够」。当我们人前风光无限而内心极度寂寞的时候,无论是资本多少、面子多大,在一定的借口下,我们或顺水推舟或半推半就为自己的荒唐寻找籍口。
 
  我不是道学家,也不是苦行僧,我是社会人,普通社会人的特质就是具有相当的弹性和可变性抑或说是可塑性。我们经常会因为工作、交流或者圈子的需要参加各种应酬,于是乎,桑拿、歌厅、KTV 、茶酒吧等会是我们经常出入的所在,
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不可能两耳只闻窗外事,所有的娱乐场所里应该有的我们都耳闻过、见识过,只是我们不一定会「甘愿」随波逐流——担心名誉、荣誉等等,尽管我们内心或许渴望或许期待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在无需为名誉或者荣誉付出太多代价的时候一尝所愿。
 
  我,就是上面分析的各种生理、心理条件下的「社会人」。
 
  基于上面的无穷累赘分析,我们不会和歌厅小姐、酒吧公主、桑拿美女发生瓜葛,但是,假如有一天,在网络上、在QQ里遇到一个可以说得来的「红颜知己」,
也许我们就会身陷情感或者情欲的乱流中。
 
  感谢马化腾的QQ,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曾经遇到一个聊了1 年多的「红颜」——茹,一个家道中落的沪籍女士,一个在虚拟世界里和我倾心畅谈人生、感怀人情的女士,在QQ的平台上我们从陌生到相熟、相知,最终演绎了一场人间情感、情欲交错的荒唐故事。
 
  02年因为工作需要,我到成都出差,入住当时的「岷山饭店」,记得那时候的岷山算是成都比较高档的饭店,房间已经有网络可用。
 
  初到成都,成都人悠闲生活的态度同样体现在工作中,和北上广的快节奏生活、工作的节奏相比较,一下子真的无法适应,奈何合作伙伴对于业务并不着急,于是让我这个对于旅游、观光没有多大兴趣的人有了足够的时间在房间里上网聊天。
 
  对于茹,我们已经相当熟悉,但是,彼此从未相问出身何地、何处高就,也许你会说,怎么可能?聊了1 年多居然没有问对方家住何处、做什么营生?是的,和茹聊天,如轻舟荡漾如行云流水,聊人生的得意,说人情知冷暖,道品茗的意境,说文学与哲学,争股市之牛熊,说经济之起伏,就是没有谈及各自的工作、家庭、夫妻和孩子,似乎,我们是世外之人不食人间烟火。1 年里,能够感受她的高洁和清新,从她的片言只语里大概能了解她的身世,大致知道她在华夏之西南某省的某地区却无法肯定她究竟在那个具体的所在,也能从空间里她文字不多的轻叹中感受她的不如意,但究竟怎么样的不如意我真的不敢肯定。
 
  然而,这次的成都之行注定是我和她生命相交、情感交融的开始,也蕴育了我们为彼此付出情、乱以及炙热情怀的一段缠绵悱恻。
 
  时值仲春,打开笔记本,登陆QQ,那时候有很多聊天室,各种名目的聊天室随时可以进入做一个游客或者潜在其中看众生乱象。据说那时候男人吊个美眉女人吊个凯子稀松平常,只要郎有心妾有意又同居一个城市一天可以约会3 次,3天可以睡5 个异性都不算惊天骇俗。
 
  我不喜欢在聊天聊天,QQ里可数的几个网友无一在线,只有茹灰暗的企鹅头像在一闪一闪的告诉我有她的留言。
 
  (各位看官,本文前面铺垫太多,没有色情,只在后半段有些许激情,如果您着急请翻过此篇,绝无耽误您的意思——嘿嘿)「怎么好久没有看你在线了,何时上线?」
 
  「想和你聊天,奈何」
 
  「是不是身体有恙?」
 
  「上线了告诉我」
 
  ……
 
  我不是时常在线的主,或者有时登陆也是隐身,但那几天为成都的项目做准备,确实没有时间登录,所以才有了那么多的留言,我们也不是每天都聊的,为什么感觉她似乎很着急和我说话,是不是她有什么事情?所以马上回复「我来了,不过在出差」
 
  并没有指望她立马的回复,因为她的头像是灰灰的。
 
  但是,立马的「滴滴」声给了我一个惊喜,她隐身挂着呢。
 
  「哦,你终于上线了」
 
  「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你在哪出差?」
 
  她的热情感染了我。
 
  「呵呵,对不起啊,前几天一直忙,没有顾得上上网,我现在成都」
 
  「你在成都?!」
 
  「是啊,怎么了?」
 
  「我家就在成都啊,你不知道吗?」
 
  「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你家在成都的啊?」
 
  「哦,真的,好像似乎真的没有告诉过你哦,不过我以为你知道的呢」
  「哈哈,那么巧,你家是成都什么地方的啊?我好像记得你是上海人的」
  「是啊,我是上海人,但那只是我爸爸妈妈是上海人,我现在只能算半个上海人了」
 
  「我怎么理解啊?」
 
  「呵呵,是不是不好理解?」
 
  「是哦,我比较笨的,人情世故不怎么精通,你了解的」
 
  「想要了解啊?」
 
  「嗯」
 
  「那你说几句让我开心的话我就告诉你」
 
  呵呵,看来她今天心情不错,看似有点撒娇呢。
 
  「哎呀,你这样高雅的女性哪里可能需要花花的几句好话就能打发你啊,我还想听你优雅的评论古诗古词呢,那样我就会受教久远的」
 
  「哈哈,你这个家伙,尽管你敷衍我的成分很多,但我还是很开心。告诉我你住成都什么酒店?」
 
  「岷山」
 
  「锦江区的岷山饭店?」
 
  「是啊,好像很市中心的,我不是很熟悉」
 
  「你想锻炼身体吗?」
 
  跳跃式思维啊,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锻炼什么身体啊,我一般晚饭后才会散步的,一般不锻炼什么的」
  「哎呀,你真的笨」
 
  「这那跟哪啊?我怎么就笨了?」
 
  「你现在下楼,告诉我手机号码,然后听我指挥」
 
  「干什么啊?」
 
  「笨蛋,我家距离你的酒店很近,启动你的11路有肉电车迈动你的双腿来我这里喝茶」
 
  一时间我真的有点懵,从未想过和她见面,更没有想到马上会见到她。或许,在那时刻,我还没有完全的心里准备去见她。可是,我又真的很激动,尽管从未奢望过能把虚拟世界里的朋友拉近到现实里。
 
  既然美女有指示,我也不能装B 啊,乖乖的敲出我的手机号码,下线、关机。34岁的我,还算精神(是的,那时候很精神,拿出我03年驾照,看当时的我可以用「英俊」来形容——175 的身高,120 斤的体型,浓密的黑发、秀气的眼镜、
睿智的眼神、挺直的头颅,英俊里透着成熟的风采。11年过去,如今我是两鬓华发、肚大腰圆、地中海的发式自己看了都觉恶心),洗脸、梳头、擦亮皮鞋、穿好西装下楼。
 
  刚到大堂,诺基亚8310独有的铃声响起。
 
  按照她一路的指示,我沿着岷山北侧的大路一路向西,左转右转……
 
  15分钟后脚步在一座古式的砖木结构的小楼前止步,一个身材高挑、一头长发的女子微笑着站着我的面前,只觉得双目眩眩——「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如果我有更多的古文功底,我还愿意更多的描述和赞美,奈何肚中无文华,出口难成章。
  一路上我曾揣测过她的样子,心里有期待也有胆怯,但我绝对没有想过她会如此的优雅、靓丽……
 
  「你是XXX ?」
 
  「……」
 
  「呵呵,傻了?忘记自己姓名了?」
 
  「我……」
 
  「哈哈,我是茹,欢迎你到成都来」
 
  「你让美女在品独小筑前等了一刻钟了」
 
  我这才注意到小楼上的牌匾四个隶书木刻——「品独小筑」
 
  ……
 
  不再赘述见面的一切。
 
  她在门前挂上了「暂不待客」的门牌,2 个多小时的见面时间,我边喝她精心泡制的「名山蒙顶甘露茶」边听她讲述家庭过往和自己的生活现状。茹的祖父解放前在上海做粮食生意,临近解放的1948年为避难举家迁往成都,那时他爸爸还未成年,解放后,因为家庭原因,她们家遭遇了和全国同类家庭几乎一样的厄运,货栈充公,她爸爸因为时遭批斗,文革中精神和身体双双不挤,终于没有逃过命运的摧残,不到35岁就撒手人寰,留下她妈妈带着她和妹妹苦撑时日,尽管经历了大革命的洗礼,但是她小时候因为家庭的原因还是秉承了良好的国学修为,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予了她良好的素质教育,虽然家道中落,但她和妹妹并没有因为祖辈的霉运而流离失所,1983年政府归还了爷爷当年购置的房屋,也就是她现在的「小筑」所在。
 
  生于70年代中期的她,中学毕业就因为种种原因辍学参加工作成了一名护士,因为秀美的外形给她和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妈妈做主为她选择了「佳婿」,并在她婚后带着妹妹返回上海(解放前在上海的一些不动产在85年也得到归还,但是,她们的户口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让人匪夷所思)。
 
  成家后,她们居住在老房子里,奈何命运不济,老公天性柔弱,身体也不如人意,始终没有能让她怀孕生子,成了夫家的一块心病。慢慢的她也就和夫家产生了这样那样的中国式家庭问题,最终婚姻破裂,她一直独身至今……
 
  离婚后,她迫于单位的流言蜚语辞职离开医院,经朋友帮忙,重新装修祖宅,把一楼、二楼做成了一个类似于现在「会所」的茶室。
 
  她对物质不是那么的追求,但是对于自己倾心经营的「品独小筑」却十分上心,慢慢的,她的小筑成为当时都市里一道风景,她也不再接待一般的俗物,只接待那些既有一定社会地位又有一定素养的人士。爱茶、善琴、懂书法、女红爱好者是她的座上宾,但仍然解救不了她内心深深的寂寞和孤独。
 
  在网络因为偶然,和我相遇、相知一切均因好感于我的散淡(其实,在现实里我很好斗,只有在网络的虚拟空间我才释放自己的散淡和心灵的宁静,在聊天的时候我很挑剔自己的聊天伙伴,很少主动加人,一旦有让我反感的话题我就会立马拉黑)、清新(天啦,是的,就是这个词,是她形容的)以及从不谈及性,才在她的心里留下浓浓的好感,最终导致一有心思就得找我聊天来释放抒怀。
  当听说我在成都出差时,她才意识到我们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在几年的独自经营小筑的时间里使她从一个乖乖女练就成一个果敢、独立性很强的女性,她感觉如果不见我就是对命运安排的拒绝,才有了我们今天的聚首。
 
  2 个多小时我安静的听她诉述,感受她早年的困苦和困惑,体会她成年后的艰辛和痛苦,也深深感受她对我的隐藏在内心的依恋。
 
  我不是圣人,我也不是假道学。
 
  我有情感。
 
  我爱美。
 
  我爱美女。
 
  茹是美女。
 
  茹是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女子。
 
  茹是这样一个优雅而略带忧伤的气质美女。
 
  我怎不动心?
 
  我怎不动情?
 
  除非我……
 
  但我绝没想过茹还会是那么一个激情而清丽的美女,她后来为我所做的一切,至今我仍铭记在心,本该常留心间,奈何,世事变迁,如不记述,我恐怕这样的一段情感的交融、情欲的交织、混乱的关系会让我一辈子愧疚于心而遗失在人性的美好中。
 
  我不愿意再这里记述我们的第一次激情的碰撞心灵的沟通肉体的融合,因为,那是纯粹的爱恋和爱怜。
 
  在成都的一周时间,每个夜晚都是我们挥汗如雨的交合,是战斗,是索取,是付出,是彼此的奉献。
 
  因为机缘,我有幸后来帮她和妈妈、妹妹办理了回沪的一切户口回迁才引发了后来的混乱。
 
  ……
 
  04年春,我到某大学就读EMBA,空余的时间比较多,茹的妈妈其时50多岁,
妹妹年方二十有二,在为她们办理户口期间与她们相识、相熟。茹的户口回沪后,将在成都的生意托付给一个她相知的姐妹打理,也回到了上海,她们家在上海一个不算中心的地方一样有一栋面积不大的产业,尽管面积不大,按照现在的行情算也可接近3000万元的价值。那时候,她未回上海,她妈妈不怎么领世面,独自和小女儿奢侈的享受着普通上海人享受不到的「阔大别墅」。04年春节,她们一家终于在上海汇合团聚。为了感谢我的帮助(帮她们调动,我真的没有花钱,但确实关系用足,她们花10多年没有办好的事情,居然仅仅因为一点小问题而搁置,严重鄙视那些「肉食者」,那些拿着我们纳税的钱却不予办事的「官家」),她妈妈多次让茹邀请我到她们家吃饭,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机缘不够,直到我再去大学回炉深造。
 
  那是一个下午,我带着满满一车的礼物前去赴宴,此前,和茹一直有着「沟通」,尽管「老妈」多次盛情邀请,奈何,我有家室之人,吃了人家的女儿,总感觉去她们家吃饭有些难为情,所以在决定接受邀请的时候买了许多礼物,有给妈妈的有给妹妹的。
 
  妹妹,雅,22岁,身高没有姐姐茹高挑,但也算高个子,165cm ,胜在青春
靓丽、活力四射,10多岁随妈妈回到上海读书,但是因为不会说上海话、没有上海户口,所以读书成绩不是很好,也没有上正规的大学,和姐姐一样成了一名护士,但只能在民营医院工作,没有编制、没有什么福利却相当辛苦,好在家里不需要考虑房子问题,加上他们出租了一楼的三个房间做一家外地公司驻沪办事处的办公室,所以经济还算过得去。在办理好她们户口的同时,我的关系还解决她的一直烦恼的工作问题,她也一直说要感谢「哥哥」(姐姐的「朋友」——我),帮她们办理了正式的上海户口(不是现在的什么蓝印户口哦)后,因为有关系的照拂再凭借其扎实的护理理论和实践水平被上海某区妇幼保健所录用为正式员工,带有编制。
 
  那个下午,阳光很柔和,当我带着礼物到她们家楼下的时候,茹早已等候在门前,因为无法停车,我的车子停在距离她们家至少300 米远的地方,所以拎着一大堆礼物走那么远的路,到达时已经浑身出汗。
 
  能够想象她们的热情,妈妈在做菜,妹妹还没有下班,茹帮我放好洗澡水,让我舒服的泡在她们家很大的浴缸中。
 
  无论我怎么想,到现在我都记不起来,究竟是累的还是怎么样,按理说我该很兴奋的,可是我却在浴缸里睡着了。
 
  是一声惊呼让我中迷糊中醒来,我知道雅下班回家了,雅的工作问题解决了,但问题也来了,距离家,到单位上班做公交班车、地铁,来回要2 个多小时,所以还是很辛苦(在发生后来的家庭之乱后为了补偿自己犯的过错,我动用关系花了好一笔费用终于把雅的工作重新安排,真正实现:事少、钱多、离家近,此为后话不表)。
 
  赶紧穿衣服(茹为我准备了一套很干净的衬衫、内裤),下到客厅(客厅在二楼,浴室在三楼的),茹正和雅在小声说话,能看出雅的兴奋和激动,给她的礼物是最新款的手机,还有一件时髦的羊绒衫,看到我下楼,雅夸张的跑到我身边,「啵」一个响嘴亲在我的面颊,一时我有些许震撼,正好她妈妈端菜出来,看到雅的举动,嗔骂道:「鬼丫头,瞎胡闹,这么大了还不知道矜持」「怎么了,又不是外人,是哥哥,亲一下怎么了?」「看你姐姐不打你」「姐姐才不会打我,姐姐知道我喜欢哥哥的」「还瞎说,快洗手准备吃饭」「小z ,雅不懂事,你别见怪啊」「不会的,雅很懂事的,您总客气的,做那么多菜,我下回不敢来了」「我们真的要谢你的,你帮了我们的忙不是一点点,希望你会喜欢我们家和我做的菜」……
 
  在妹妹的鼓动下,我们一起喝了我带去的红酒,奈何,我的酒量有限,很快便被小丫头劝多了,我能感受到脸很红,头似乎也很沉,究竟有没有吃饭,我已经忘记,总之,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二楼的一个房间。
 
  看看表,是晚上八点多一点,还有些迷糊,一时迷茫,怎么睡着了,究竟是谁的房间?她们人都在哪?
 
  床头柜上放着醒酒茶,端起牛饮。
 
  放下杯子,头脑有些清醒,听见卫生间的流水声,还有轻声的歌曲,显然,是雅在房间套间里的卫生间洗澡。
 
  又是发懵,怎么回事?片刻,水声停了,担心雅发现我已经醒来的尴尬,继续装醉吧。
 
  眯着眼,昏昏的灯光里,已经清醒的头脑中在思量,雅出来时会是什么样?
  雅静悄悄的走出卫生间(她们家每个房间都有淋浴,三楼有个大卫生间,里面有浴盆),她似乎害怕惊扰我的美梦,却不知道「哥哥」是假装睡着,裹着浴巾盘着秀发,静静的来到我的床前,我能感受她的气息,她在轻轻擦拭着湿发,蹲下了,几根不听话的长发掠过我的面孔,潮湿的感觉让我少许有点不适,我不敢睁眼,怕穿帮。
 
  雅似乎没有意识到我已清醒,站起来了,随后没有了声音。
 
  我有点迷茫,她怎么没有了声息?她在做什么?微睁开眼,橘色的灯光下,一个金色的裸体静静的伫立,背光里可见脸上粉红色薄薄的汗毛,完全没有任何动作,似是沉思又似是犹豫,我不敢有任何睡姿的变化,害怕被她发现我的清醒。
  「我该怎么办呢?姐姐和老妈正好去超市了,哥哥会不会看不起我?」
  雅在自言自语。
 
  雅是什么意思?(我内心在嘀咕)
 
  「不管了,反正姐知道我喜欢的,姐姐一直都让着我的,不会生气的」
  「错过了就再没有机会了」
 
  ……
 
  我豁然灵醒了,莫非,雅要……
 
  「哥哥」雅在轻声叫我。
 
  我不敢回应
 
  「哥哥,你知道我也喜欢你吗?」
 
  「姐姐说你很疼爱她的」
 
  「我也要你疼我」
 
  我的分身已经勃起……
 
  我也很紧张,却不敢随便答应或者动作……
 
  这些都是在一二分钟时间里发生的事情,我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思考,雅已经轻轻上床。
 
  雅赤裸的身体,很健美,是男人都已经控制不住,但我不敢……
 
  雅轻轻掀开被子,此刻,我就是傻子也知道她要做什么,可是我又什么也不能做,但心脏却是开始噗通噗通在加急,我的胳膊已经感受到雅的湿发,再没有反应显然就是在假装了。
 
  激灵之间,我决定假装认错,一把搂过雅,假装迷糊的说道:「茹,好茹,让我来爱你」
 
  雅听话的听任我的侧抱,我的嘴吻上她的唇,吮吸,手按在双乳之上……
  就是这样一个空灵之间的思维,让我和雅、茹以及后来她妈妈做出了惊世骇俗的一场昏天黑地,一场无法示人的人间乱伦悲喜剧,演绎出人生里荒唐至极的情与欲的奇美故事。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我把手从乳尖滑入双腿之间时,雅是那么的潮湿,开始以为是刚刚沐浴后的水分,当时当我的手指滑入唇间时,有着丰富经验的我明白,那是雅的体液。
 
  这个时间,我已经从一个人演化为一头野兽。
 
  根本没有想到雅会是处女,提枪直接插入。
 
  「啊,疼啊」
 
  「哥,疼,我是雅」
 
  「啊?」
 
  「妹妹,怎么是你?」
 
  「对不起」——我假装「哥,别动,我愿意,别动,我喜欢你,哥」
 
  我假装认错人,钢枪却没有后退,此刻也不舍得后退,平身第一次遇到处女,开始以为雅热情奔放的性格应该早就不是女儿身了,谁曾想会有这样的际遇?
  「妹妹,哥不能啊」——分身仍然没有后退
 
  「哥,我喜欢你,我就是要把第一次给你」
 
  「你姐姐会打死我的,我祸害你了」
 
  「哥,别说话,我还有点疼」
 
  「姐姐不会怪你的,姐姐知道我喜欢你」——注:上海小姑娘不说「爱」,说「喜欢」
 
  雅稍微侧身,转过头,双唇吻上的嘴,舌头伸进我的口腔。
 
  ……
 
  一切就这样发生,一切就这样不可逆转。
 
  当我喷发的时候,听见了上楼的脚步声,此刻,说不怕是假的,但是,不射完我也不会愿意,该来的就来吧。让上帝诅咒我吧。
 
  ……
 
  急忙射完,慌忙擦拭、整理,可惜,来不及了,茹已经推门而入,雅居然没有锁门。
 
  茹震惊当场。
 
  「你们……?」
 
  我羞愧难当……
 
  「姐,别怪哥哥,是我主动的」起身上前一把搂住茹,头埋在茹的胸前。
  此刻,我们都还光着身子。
 
  茹如梦方醒,急忙甩开雅,转身关紧房门。
 
  我连忙套好短裤,雅也疾跑至卫生间。
 
  ……
 
  「XX,你们怎么了?」茹痛苦的泪水瞬间滑落。
 
  我无语,等待判决。
 
  「雅,你在吗?茹,你在哪?」——妈妈上楼,叫道「哦,我在雅这里」
  「小Z 醒了吗?」
 
  推门声。
 
  不开,「怎么锁门啊?」——妈妈在说话。
 
  「没事,不小心的,妈你等下」
 
  「哦,你们先忙,我去弄点鸡蛋汤,小Z 醒了好喝」
 
  ……
 
  我好羞愧,妈妈的一片关爱,我却日了她的2 个闺女,其中一个还是处女。
  我很羞愧,辜负了她们的一片赤诚。
 
  我等待茹的判决,哪怕是一个耳光,然后,没有,只有茹无声的泪水在滑落。
  我不知道怎么收场。
 
  ……
 
  雅穿好衣服走出卫生间。
 
  「姐,别怪哥哥,好吗?我和你说过我要和你分享哥哥的,你不是答应过吗?」
  「你闭嘴,我以为你只是说疯话的……」
 
  「姐,你喜欢哥哥,我也喜欢哥哥啊,没有哥哥,我们即便有再大的房子在上海也不算立足的,我说过的,姐」
 
  「你以后怎么办?你个傻子,我和你哥哥与你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
 
  「我是离了婚的,你以后怎么办?」
 
  「我没有要和哥哥结婚呀,我知道哥哥有家的啊」
 
  「那你?」
 
  「姐,都什么年代了啊?我只是愿意把第一次给哥哥,与其以后给一个不懂爱的人还是不如让哥哥疼爱我,就算我报答哥哥好了」
 
  「唉,你们都是我的冤家」
 
  ……
 
  风波暂时平息,三个人各怀心思的回到客厅,妈妈已经烧好蛋汤。
 
  下面不表,总之,我后来回到了学校。
 
  以后的三天,茹和雅都没有再联系我,我也感觉不知道如何面对如何处置,所以也没有主动联系她们。
 
  周末,我开车去江阴,到沿江高速的时候接到了茹的电话:「XX,你在哪?」「我在高速去江阴」「好,你慢慢开,别分心,空了给我电话,我有话和你说」「好的」
 
  ……
 
  我心想,该来的总规要来的,怎么惩罚我都得接受,哪怕茹再不理我。
  一直到晚上回到江阴的酒店,我才给茹打了回电。
 
  茹告诉我,雅曾经和她说过,无论谁帮她解决工作问题她都会以身相许,当我帮她们家办好户口,尤其处理好雅的工作问题后,雅就和她说过「哥哥很英俊,我得报答哥哥,我要和你分享哥哥」,没有想到雅真的会这样做,也没有想到我居然做了。我只能道歉说「对不起」,说是因为喝醉酒了迷迷糊糊的把雅当成了她。茹没有过多的责怪我,只是要我下周再去她们家一次,说有事要我做,我答应了。
 
  ……
 
  下周四因为下午有空,就给茹发了信息,告诉她我周四下午去她们家,也短信了雅。雅没有回复,茹「OK」
 
  到了周四,如约去了茹家。
 
  姐妹俩居然都在,妈妈不在家,我也没有多问,估计去了股市,她一直在股市活跃。
 
  一直没有介绍茹的妈妈,53岁,因为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加上近几年一直比较顺,保养也很好,所以看起来很文雅,也很有气质,皮肤白净细腻,脸上几乎看不到皱纹,可以说,不了解的人一定会觉得她只有40多岁的样子,以前苦难的岁月几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印记,为了家,为了2 个闺女,她在先生过世后一直没有再找老伴,即便在上海有那么多人给她做红娘,她也一直因为没有遇到让她心动的男人而独自空守空房至今。
 
  茹因为调动后,回到上海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做事,一直没有上班,加上前几年做生意也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富,所以也没有着急找工作,还是想自己开茶社(后来在我的提议和策划下,用他们家的别墅一楼和二楼开了和成都一样的茶社,至今尚在营运,此亦为后话不提)。
 
  到了茹家后,雅出奇的安静,在厨房择菜,茹和我去了三楼她的房间,是个套间,连着书房。
 
  泡好茶,茹开始说话了:「XX,雅还小,还贪玩,她和你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这几天我们一直在争论,终于达成共识」「什么共识?」我有些糊涂地问,「今天正好妈妈不在家,我和雅一起和你好一回,以后你就不要纠缠雅了,你和我随便你,假如你愿意我们可以继续,假如你不愿意也希望你放过雅,我也要求雅不再纠缠你,我没有想到会这样,但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是命,我成婚几年都没有怀孕过,估计这辈子也没有机会怀孕了,今天就当满足雅的好奇,让她尝试一回疯狂,也让她收心。你愿意吗?」我震惊当场——居然有这样的好事?娥皇女英?齐人之福?所谓的「3P」?
 
  我何德何能?
 
  「我知道你不敢相信,如果你是另外的表情,我会看不起你,更看不起自己,因为我瞎了眼,而你的表情告诉我,你不相信这个事情,但是真的,因为雅看过很多片子,因为我的婚姻给她带来一些困惑,她一直不相信做爱会有毛片里那样的激情,包括和你的第一次,她其实除了痛和激动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我是怕她受不了外来的诱惑走上坏路,所以答应由我们2 个给她做示范,也允许她加入,由你给她真正的爱和性,总比被外面的人引诱要强,你说呢?」
 
  我还能有什么话可以说?
 
  除了庆幸自己的际遇,除了感谢和报答茹的宽厚,我实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
 
  不表过程的激烈,也不表雅在第一次感受我的唇、舌、手指、胡须、鹅毛片之后的高潮迭起,只讲因为3 个人太多投入,居然连妈妈回来的声音都没有听见,也没有发现。
 
  2 个女儿和一个男人在床上的缠绵勾起了妈妈沉睡多年的欲望,春衫下细腻如雪的肌肤里脉动的是中年女人独守空房若干年的春情。由开始的震惊到不由自主的手淫,再到不小心撞开了房门(第一次和雅,雅忘记关门,这一次茹居然也忘记了关门,莫非真的命中注定?),4 个人全部傻眼,不知如何收场……
  还是雅,「妈,你也上来,让哥也爱你一回」
 
  红红面孔的老妈,哪里像是50多岁的妇女?春情勃发的如同少妇般娇艳。
  茹闻声,看了看妹妹,又看了看我,再看看衣衫不整的老妈,下床,帮妈妈褪下衣裤,拽着妈妈登上1 米8 的床,此刻,无论我怎么样的聪明、果敢或者色情,我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分身不再听话,软塌塌的挂在腰间,似乎还滴着不知道是茹抑或雅的淫水。
 
  茹拉着妈妈的手放到我的分身上,低头舔起了妈妈的乳头,将近20年不用的乳房啊,尽管喂养了一双娇儿却似乎没有过多的下垂,褐色的乳晕比茹的稍微深了一些。雅也加入了姐姐的行列,此刻,我也不由趴在妈妈的胯下,舔起了她的峡谷……
 
  一场昏天黑地的乱伦闹剧在我喷射4 次后再也无法硬挺而落下帷幕。
  后来,在我最后一次与茹恩爱的时候才知道,当时,她妈妈回来的时候曾经怎么样的惊讶莫名,早先因为感激我而没有过多的考虑让大女儿邀请「情人」到家里吃饭的尴尬,这样的事情在上海不算太过的稀奇,曾经一度把我当成女婿的幻想在看到2 个女儿同时与我一起激情飞扬而化作泡影,尤其是看到雅的疯狂和刺激的场面,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忘记了这是一个多么违背伦理的事情,而当事情发生后,她也曾经羞愧莫名,然后,在2 个女儿的劝说下也就不再为难自己。
 
  有了第一次的乱之后,我们先后又有过几次这样的胡闹,直到雅看中一个年轻帅气的我的同行而终止。
 
  因为很多原因,我后来也离了婚,却没有能和茹走到一起,想来和这样的荒唐有莫大的关系吧,毕竟,发生了这样乱伦情事之后要成为夫妻实在难以面对。
  ……
 
  感谢,我生命里出现的女性,感谢茹给我了终身难忘的体会和经历,感谢雅让我体会到从处女到女人转变后生命历程的跌宕起伏,感谢她妈妈对我的宽容和爱。
 
  感谢生活,感谢生命,感谢爱,感谢爱带来新的认知,感谢我的爱人,感谢美好的一切和一切美好的回忆。
 
  不管你是否曾经荒唐,但是经历过荒唐的人们在若干年后回忆曾经的人生历程时希望会对自己的荒唐有过反思和醒悟,给后来人以警示和正确的引导,这才是作者最真的写作动机。
 
  谨此鸣谢,深深鞠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