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闹新房之淑女篇】

发布日期:2017-06-15  来源:  阅读:加载中

新婚之夜,外面宴请宾客,好不热闹,新房内我却只能坐在床上,等待他们吃完玩够,再来闹新房。
 
    外面的宾客,来的是些什么人,我大概知道,会闹新房的也就只有那几人,老公的好友死党,希望他们等会儿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才好。
 
    随着外面的热闹渐渐平静,新房内反而势门了起来,果然是那几人,小张,胖子,小叶,小王,小李子,看他们如狼似虎的眼神,我有点害怕起来,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呀,希望他们不要闹的不可收拾。
 
    不过还好,开始他们只是说一些黄色笑话,后面又猜起来色情谜语,都是些什么“妓女罢工”、“老和尚念书”、“昭君出塞”等等,他们出谜,只能我和老公两人答,除了“昭君出塞”我是知道的,其它的我没一个懂,唯一懂的也没好意思回答,倒是老公和他们本来就是一样的货色,对付起这些来,得心应手,随口就能说出谜底。
 
    他们见我没回答,都不满意了,说什么最后三条,非要我来答才行。
 
    第一条,洞房花烛夜,打一地名。
 
    神差神使的,我也不知道怎的,心里一动,脱口道:“开封。”
 
    几大高声大笑,胖子色色的说道:“想来嫂是不用被开封了,直接享受。”说完还看了我老公一眼,可是他那一眼不但在看我老公,也在看老公旁边的小张和小李子。
 
    我脸上一阵滚烫,慌张的低下头,怕老公看出点什么来。
 
    第二条,口交,打一字。
 
    这个很容易,就是字面上比较难听,我红着脸答道:“咬。”
 
    第三条,还是“口交”,打一成语。
 
    我咬着牙,当着老公的面有点不好意思说,他们却在瞎起哄,老公也说没什么,新婚之夜,闹洞房图的就是一个开心。
 
    “吞吞吐吐。”我还是回答了。
 
    他们又是一阵大笑,又是胖子这个色胚子叫着:“嫂子,等会记得只能吞吞吐吐,可不能咬。”
 
    这话当然又惹来他们不怀好意的淫笑。
 
    第二轮游戏结束,他们又在新房内喝起酒,我也免不了被灌上几杯,头有点晕,但可怜的老公却在新婚之夜,被他那群所谓的“兄弟”灌的不省人事,倒在一旁呼呼大睡,而他的这群“兄弟”对他老婆虎视眈眈已久。
 
    果然,老公一醉,小张那禽兽就跑到我身边,淫笑着叫道:“嫂子……”
    “不要……”我吓的尖叫着,远远的跑离他。
 
    小张依然笑着,从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扔到地上,道:“嫂子,最后一次,只要你让我们所有的人满意了,我就把照片和底片还给你。”
 
    照片里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每一张照片里的我,都是一脸陶醉的表情,任凭那陌生的男人粗爆的奸淫蹂躏。
 
    “哇呜……”看到这些照片,我不由哭出来,小张和小李子这两个禽兽,也不知道拿这些照片威胁了我几次了,今晚还要给这么多人……,今晚是我的新婚之夜呀,我只哭了两声,再也哭不出来了,我欲哭无泪呀。
 
    在给这两个禽兽威胁之前,我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身体,身上每一块处女地,都是老公开的苞,没有任何对不起老公的地方。
 
    可是那禽兽不知道哪来的照片,照片中的几个体位,是我和老公常玩的,可是里面的男人却不是老公,我知道这些照片是假的,可是不管是不是假的,不能让老公看到,更不能传出去呀,不然我这辈子就完了。
 
    小张这禽兽,见我畏缩和抗拒,又抛出十几张照片,不屑的笑道:“嫂子,不要以为自己有多贞烈,自己看看吧。”
 
    我一看,呆住了,这些照片是我被两个禽兽逼奸时拍下的,从开始时的抗拒与流泪,到最后竟然是一脸疯狂与享受,特别在两个禽兽同时奸我小穴与屁眼时,我竟然是一脸陶醉的发痴,小嘴半开,不停的流着口水。
 
    “不……”我大声叫了起来:“不可能的……”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自己在他们威胁逼奸下,还能那么享受,可是我非常心虚和害怕,我害怕这些照片是真的,他们每次都下药,我不能控制自己。
 
    每次被他们逼奸后,我都非常害怕,我自问多次,就算他们不下药,我能不能控制得了自己,我非常想给自己打气,说服自己可以,可是最后我还是不能相信自己。
 
    老公曾开玩笑的说过,我的身体那么敏感,要是碰到爆徒,可能到后面还会享受,当时我非常坚定的否认了,老公像要证实什么似的,以非常粗爆的手段对付我,还绑了我的手,嘴里也被塞了布条。
 
    那天我被老公干得高潮连连,最后还被开了屁眼儿,也没觉得多大的痛苦,只有一种另类的“爽”,从那以后,我们经常玩起这种近似于强爆和SM的性爱游戏。
 
    “嘿嘿,嫂子,这样吧,我们作为闹新房的最后一场游戏,游戏名叫认夫,我们全部脱光,当然也包括你老公,躺着排成一排,你就用嘴认,只要认出你老公,游戏就算结束,我们不会为难你,怎么样?不过每选中一个,你必须让他射出来,用嘴。”
 
    一旁的胖子又淫笑起来道:“当然只能吞吞吐吐,不能咬。”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能不答应吗?他们手里的照片,只要随便传播几张出去,我这辈子就完了,我只能点了点头,眼里含着屈辱的泪水。
 
    “嘿嘿,嫂子 每次都是这眼神,到最后还不是爽的目光涣散。”小张这禽兽讥笑道。
 
    我被他们剥了个精光,双眼用黑布遮了起来,双手也被反缚,他们当然不会让我用手,我老公的体格我再熟悉不过了,用手一摸就能摸出来。
 
    他们很快的安排好,我趴在地上,艰难的向前爬行了一小段,终于碰到了一双腿,这种蒙眼找鸡吧的游戏我和老公也常有玩,我熟悉的挤进两腿之间,很快的找到发硬的鸡吧。
 
    我小舌头一挑,把鸡吧含进嘴里,这根鸡吧的体味很淡,不可能是我老公的,我老公的体味很浓,所以每次他都是先挑起了我的情欲,才让我给他口交,因为浓厚的体味,在性欲未被激起的时候,只会觉得恶心,性欲一被激起,却会觉得那是天下最美的美味。
 
    这时我虽然心里恻然,但是小张说的规则,不是我老公,我也得让他射一次,为了更快的结束,我只使出浑身解数,吞吐吮吸,小舌头灵动的在龟头上配合舔弄着,口水流满了他的阴茎。
 
    我眼睛虽然被蒙着,但我知道场面肯定很淫秽,我也是故意的,我想让他们发出声音,可以从声音的方位中,感觉出哪里不用接近。
 
    可是他们约好了似的,就是不出声,倒是那胖子又开口了:“嫂子,没见过你这么好色淫荡的女人,吃鸡吧吃的这么津津有味,放心,今晚是你的新婚之夜,我们会负责把你喂饱,不会让你浪费春宵的。”
 
    我心里恨死了这胖子,当然也不能应他,只能更卖力的吸着眼前的鸡吧,吞吞吐吐,卖力的吮吸了七八分钟,终于让他射在嘴里,我也没矫情,直接把精液吞掉,射完的人,也站了起来,没有继续躺着。
 
    他们是挨着躺的,我翻了一下身,翻过一条腿,很容易的找到第二根鸡吧。
    张嘴含住,嗯,好重的体味,老公……我心里“砰砰”直跳,眼泪差点流出来,老天还是眷顾我的,这么快找到老公,同时我也在害怕,害怕他们不守诺言。
    正当我迷惘与害怕时,突然发现,这根鸡吧是硬的,老公醉了,鸡吧不可能是硬的,小张也有很浓的体味,那这根鸡吧是小张的。
 
    我虽然恨死了这禽兽,可是我没办法,只好含着屈辱的眼泪,给他吮吸鸡吧,让他爽,更希望他早点爽。
 
    正当我卖力的给小张口交,突然感到后面有人在抚摸我的阴唇,我心里黯然,这班禽兽果然是不会放过我,我也没打算抗议,因为那没用。
 
    不过我不打算抗议,后面的人却说话了,是小李子:“嫂子,别介意,我这也是为了你好,看我不是主动站起来了,免得你下次又重复找上我,不过,你看,得让我找点事做吧,看你这么淫荡的为兄弟们吸鸡吧,我哪受得了。”
 
    我没有理他,却更卖力的为小张吮吸起来,小李子的手指在我的阴唇上抚摸,还挑出我的阴蒂,我被他逗得身体直打哆嗦,我的身体本来就敏感,也不知道他们刚才给我喝的酒有没有下药,被他三两下就挑起了性欲,浑身燥热,穴里传来阵阵骚痒,乳头都站了起来,感觉很空虚。
 
    小李子两个指陷入我的小穴里,感受到我穴里的湿润和紧凑,大叫起来:“嫂子真够淫荡,还没怎么碰你的身体,就湿成这样,嗯,不过这种极品,不淫荡就太没天理了,这个骚穴你老公每天都会干吧,我和小张每星期也最少要干五次,一年下来的次数,天呐,恐怕被那些妓女也不遑多让,但是依旧这么紧,依旧这么美,真是人间极品。”
 
    小李子的手指从两根到三根,突然快速抽插起来,我只觉一阵痉挛,阴道一紧,一股阴精从深处喷了出来,我泄了。
 
    我知道我被下药了,不然不可能这么快高潮。
 
    小李子的又说话了:“嫂子,你让我爽了一次,我也回报你一次,这回我们一起爽。”
 
    他把鸡吧对准我的穴口,一下子尽根没入。
 
    “啊!”我放开小张的鸡吧,大声的叫了出来,我这时的表情,一定是一脸陶醉,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我没法抗拒,就算我想抗拒,我的身体也不行。
 
    我只能忍着这种极度的舒爽,继续为小张口高,让嘴里尽量不发现让这群禽兽更兴奋的叫床声,性欲一起,小张的鸡吧也变成一种美味,我更卖力的为人吮吸。
 
    小李子的双手当然也没空着,他俯下身,非常粗爆的抓我的房,后面挺动的动作也越来越重,把我整的死去活来,高潮连连。
 
    小张在我的卖力下,也射了,不过我这时却没力气继续寻找下一根鸡吧,小张双手抓着我的乳房,问道:“嫂子,是要到旁边的这一位吧?”
 
    我只能无言的点头,他双手把我前身扶起,移了一个角度,正好对着下一根鸡吧,然后再双手扶着我的屁股,边抽插边转移过去。
 
    这也是根体味很浓的鸡吧,可惜他也不是我老公,他也是硬的,我只能继续口交,让他射精,小李子在我换了鸡吧不久后,也在我穴里射了,不过马上又有人插进来,不用说,是小张。
 
    之后就这样,给我口交完的,到后面排队插我的小穴,换人的时候也是边插着边把我扶过去的,就算是胖子,我恨死了他,在未转向他之前,我就从他那条猪脚知道那绝对不是我老公,我也不敢不理他,我怕节外生枝,还得饲候这只肥猪。
 
    末了,只剩一人了,前面的都不是,我知道他们肯 定是先把我老公藏起来,让我找不到,最后我给胖子口交的时候,是小王在干我的小穴,他把我移到最后的男人身上。
 
    虽然都最后一个了,我也被干得有些迷糊了,嘴里也不停乱叫,想住嘴也不受控制,可是最后一点理智还是有的,当我最后那根鸡吧含进嘴里时,我懵了,这根鸡吧不但发硬,体味也比较淡,根本不可能是我老公的,那我老公呢?
 
    这时我眼睛的遮布被解开了,适应了一会儿光线,后面干着我,却一直没开口的小王突然说话了:“老婆,怎么样,爽吧?”
 
    我顿时有如被雷击般的,眼前鸡吧还在我嘴里的,是正牌的小王,而一直干我小穴的,不是什么小王,是我的老公。
 
    我脑子突然僵住了,不知道要怎么思考。
 
    那一晚,他们没放过我,六人玩了我整整一夜,我的洞房花烛夜,是在六个男人的蹂躏下渡过了,我就像一下玩具娃娃,任凭他们玩弄,脑里一片空白,可是因为药物的关系,对性我还是会反应。
 
    *********************************************** 新婚之后好几天,我
才从自我禁闭中醒来,是被他们肏醒的,醒时嘴里还吮着胖子的鸡吧,下面的两个洞也各肏着一根,是小叶和小王的。
 
    我虽然封闭着自己,但对外面发生的一切还是一清二楚,这几天三人像要把以往一年没碰过我的份,都补回来,一有空就往我身上折腾,最可恨的是我的身体竟然会主动配合他们,就连嘴巴也一样,他们喂我吃饭,我会吃,把鸡吧塞进我嘴里,我会吮吸。
 
    这三天老公也和我说了很多话,让我知道真相,小张的那些照片,是我们做爱时,他自己偷偷拍的,然后交给小张,小张用PS技术,把里面的他换成别人,用以威胁我。
 
    也跟我说了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他们六个变态,喜欢看着自己的女人给别人玩,但又不想便宜别人,所以在好几年前就开始计划,这个计划就是“共妻”,六人都会结婚,但与他们结婚的女子最后都会变成我这样,成为他们共同的玩物,老公甚至直认不讳的跟我说,他们就是要培养六个性奴,而我只不过是第一个而已。
 
    而且他们计划的六个女人,是六种不同的类形,我是属于淑女型,胖子的女友是个浪女型,也是最无特点的,因为最后六个女人都会变得一样的淫荡,区别只在于穿上衣服以后。
 
    小张的女友是他的秘书,是个冷美人,小叶的女友还在读大学,20岁的女大学生,看上去只像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身高只有147 厘米,身材却是纤浓合度,玲胧曲折,当然没有卡通那种夸张的暴乳,她的一双椒乳,配上她娇小的身材,正好完美,如果单看外表不看年纪,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罗莉。
 
    小王的女友是个小太妹,性子近乎一个男孩,甚至有时候她都认为自己就是男的,用老公的话,那是玩强暴最好的人选,小李子这个公公最是变态,他的女友是一个楚楚可怜的邻家小妹,是他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那女孩子小他三岁,十岁时就被他破了身子,十年调教下来,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性奴。
 
    他们的共妻计划也是从小李子的女友珊珊开始的,六人早在七八年前就认识了,都是有背景的公子哥儿,家里不是有权就是有钱,十几岁开始就流连于花丛,刚开始是在学校里互抢美女,当然这些女孩他们不在意,大多是玩一段时间后就丢。
 
    抢着抢着,到最后学校里如果新出现一个美女,很可能会同时交两个以上的男友,当然全是他们六人之间的,他们也装作不知道。
 
    一个意外,一个脚踏三条船的女孩,这三条船当然是他们之中的三个,被校外的几个小混混轮奸了,事情也那么巧,刚好被他们六个禽兽发现,躲在一旁偷看,过程中那三个身为女孩男朋友的家伙,竟然比另外三个还要兴奋一倍。
 
    这个发现让他们又懊恼又是兴奋,之后又试了好几次,六个人都一样,当看到女朋友被别人侵犯时,那种兴奋是前所未有的。
 
    但那些女孩被别人碰了,他们又不要,最后只好商定,便宜自家兄弟,从此他们追女孩,都是两三人一起上。
 
    而这时小李子早有一个他不会放弃的女孩,那就是珊珊,那时的珊珊还才开始被调教,小李子也把她“贡献”了出来,六只禽兽一起调教,因为珊珊的原因,几个才起了共妻的念头,可怜的珊珊,就这么被他们“共妻”了七八年。
 
    也幸好几人都是有钱人,珊珊的身体是用那些昂贵的药培养起来的,不然哪能经得起这六只禽兽这么长时间的糟蹋?
 
    我醒后也认命了,他们不会放过我,而且我和老公的认识,也是家里的长辈撮合的,目的只是商业联姻,没想到我对老公第一次见面就心生好感,很快坠入爱河,让家里人省心不少,现在都结婚了,反悔……来不及了。
 
    醒后的我,更成为他们重点“照顾”的对象,最算没空的,最少也会在我身上发泄一次,因为我是除了珊珊外,第一个正式加入他们的人,让我意外的是,我的身体竟然经得起他们那无止境的欲望和各种变态的玩弄。
 
    后来老公才告诉我,从我们第一次上床开始,他就开始对我身体的“改造”了,平时让我喝的饮品,都加了许多特殊 的药物。
 
    很快的,第二个女人即将要加入他们的变态团体——胖子的女友瑞敏,下星期胖子就要结婚了,不过他们结婚前,我还得和老公参加一个宴会,一个商业宴会,我们只需要露一下脸,算是对长辈们的尊重就行,但我最怕这种宴会,我不知道老公会怎么折腾我。
 
    宴会前,老公已经把我要穿的服饰准备好了,一袭水蓝色的连衣长裙,裙几乎拖地的那种,一条由两条细绳,和一小块只有我半个巴掌大的布片组成的内裤,一片卫生巾,两块带有无线控制的电磁乳帖,一个大号的跳蛋和一个带有无线控制品的大号假阳具。
 
    看着这些东西,我快哭了,双眼含泪的看着老公:“老公,你忍心这么折腾我?”
 
    老公温柔的吻了吻我的小嘴:“小芸乖,你不觉得,在那样的场合,那么多前辈面前,你这个他们公认的淑女,前后两个洞都插了淫器,两个淫乳上还有电磁帖,是多么刺激的一件事,你会很爽的。”
 
    我又没你们那么变态,我眼泪都下来了,但我不敢说,老公很霸道,是他们六个禽兽中最霸道的一个,顺着他的时候他会很温柔,不顺着他时,他一个眼神就能把我吓死。
 
    这身“装备”上身,第二天的宴会上,我几乎是让老公楼在怀里拖着走的,乳头每过十秒就会有一阵轻微的电流流过,电得我全身痉挛,双乳膨胀,几乎账大了一号,可是也很痛苦,这种状态下,我要的不是电流,是要一双有力的手,下身的屁眼里的跳蛋和小穴里的假阳具,也在时快时慢的跳动厮磨,折腾得我淫水直流,要不是那片卫生巾,现在会场的地下,怕是滴满我的淫水了,这的确很刺激,很爽,但太过了,我接受不了。
 
    我双腿直抖,幸好穿的是长裙,没人看得出来,最要命的是作为一个淑女,走路时双脚是要并排紧合的,但下身塞了两个大家伙,我怎能合得上,我只能苦撑了让双腿尽量夹紧,但这样更刺激了两个淫洞,从走进会场开始,我几乎就高潮不断,但我不能叫,脸上也不能有任何表现,这种痛苦的折磨,我几乎崩溃。
    老公带着我见各位长辈,我只能任由着他搂着到处走,然后机械式的问好,再听他们的赞美,最后见的是我爸和他爸。
 
    他爸见到我更是一通狂赞,特别是我的脸,自始至终都是一片潮红,也始终低着头,不敢让他们别人见到我的双眼,因为我双眼的眼神现在肯定是一片朦胧,释放着性的信息。
 
    他们把我这种反应当作是害羞了,公公哈哈笑道:“多清纯的女孩儿,不过参加一个宴会,也害羞,小宇啊,现在这种女孩几乎找不到了,能娶到小芸是你的福气,你要好好对待她。”
 
    真不知道他要知道我这个清纯的媳妇儿,长裙下正有三种淫器在折腾着,会是什么表情,老公也装孙子,把我搂得更紧了,嘴里恭敬的答道:“爸爸,岳父,你们放心,我会好好对待小芸,不会让她受一点儿委屈的。”
 
    爸爸看出我有问题:“小芸,你是不是不舒服?”
 
    “嗯、嗯!”我低着头应了一句,不敢说话。
 
    公公斥训老公:“小芸不舒服,还不带她去休息。”
 
    “是,那爸,岳父,我们先告辞了。”
 
    会场是一个酒店,老公把我扶到房里,躺到床上,又说有事,离开了。
    我正想拉开衣服,取下身上的淫器,房门又被打开,进来的是小王,我也不惊讶,随口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嘿嘿!”小王奸笑着:“好老婆,刚好路过,知道你们在这里,就顺便进来看看你,老婆你不也正好需要?”我是他们的“共妻”,其它的五人也跟着叫老婆,当然这是在没有外人的时候。
 
    小王是躲躲闪闪进来的,刚才也不知道干了什么,衣衫不整,跨下的老二撑得老高,肯定是没干什么好事。
 
    我的身体虽然被他们用药品和调教得比淫妇更淫荡,可他们也非常注重我的“本性”,调教的同时也没忘让我保留淑女的特性,见小王进来,我就停下手上的动作。
 
    小王却没理会,三下二除五,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粗长的鸡吧早就一柱撑天,走起路来还会和肚皮甩的“啪啪”响。
 
    他今天很急性,不像平时,他们最爱的就是看我羞耻的表情,最后把一个淑女肏干得陷入性欲的旋涡,才是他们最满意的。
 
    他今天没有在语言上侮辱我,双手也没碰我的乳房,而是挑起鸡吧就往我嘴里塞,我心里有点气苦,现在我的双乳最需要被一双有力的大手征服的时候,那种让人受不了的饱账和微疼,让我几乎发疯。
 
    我挣扎了一下,还是把他的鸡吧纳入口中,用力的吮吸起来,同时在“嗯嗯”的叫着,这里没有人,我不用压郁着不叫床,他的鸡吧上还有些汁液,散发着很浓的骚味,肯定是其它女人的小穴里出来没多久。
 
    小王也用力的舒了一口气:“还是老婆够爽,那些小服务员,骚是够骚,可惜没用,一插进去就直翻白眼。”说完一挺身,整根鸡吧有三分之二进入我嘴里,直插到我喉里。
 
    我的喉咙最被老公训练得能容纳他们的大家伙,对于他突然闯进来也没觉得不适,自然的蠕动喉头,让他更为享受。
 
    老二得到充分的照顾,小王闭目享受了一会儿,终于把目光落到我高耸的胸部上,双眼发亮:“老婆,你身上第 二个最最极品的地方,终于也要开发出来了。”
    他拉开我胸口的拉链,抓出雪白的双乳,又把乳头的磁帖拿开,大笑着:“有36E 了,都快赶上瑞敏了。”
 
    说完他双手抓住我一个乳房,从根部几乎用尽他全力的抓住,然后像挤奶般的往前挤去。
 
    “啊……”突然而来这么粗暴的动作,痛得我放开他的鸡吧大叫起来,只是我知道,这叫声不单痛苦,还有极度的快感,早就需要被用力揉捏的乳房,配合着下体的两个淫器,把我推向巅峰的高潮,我双眼翻白,口水也下来了,满脸的淫秽。
 
    当然这还没完,小王在我左乳挤了几次,又挤右乳,口中说着:“奇怪,怎会没有,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说着他一不做二不休,双手一手一个,抓起我双乳乳头以下的,死命的用力抓挤,像要挤出什么似的。
 
    “啊……”我又尖叫起来,高潮刚过,这会儿感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痛,但我下体的两个淫器并没有停止“工作”,不一会儿,一种平时没感受过的快感,又从胸部和下体传快,就像传说中的“痛快”,越痛越觉得刺激和爽。
 
    我口中尖叫着,身体不断的挣扎,但意识中,却希望小王更用力些,这种快感,真让人疯猜。
 
    好一会儿,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乳头上喷出来,然后又是一个让人疯猜的高潮。
 
    小王兴奋的大笑起来,一口含住我的一个乳头狠狠的吮吸,双手在两个乳房上疯狂的挤捏,而我也看清楚了,从奶子上喷出来的当然不会是别的东西,是乳汁,他没含住的另一个乳房,每挤一下,就有一个乳汁喷出来,喷得老高,有些还落到我的嘴里。
 
    小王就这么吃了我十来分钟奶,直到乳汁都被他吸光,他才心满意足的舔舔嘴唇离开我的双乳,然后把我翻过来,撩起我的裙子,在我雪白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下:“老婆,你知道你第一个极品处是哪?就是这又圆又白又大的大屁股。”
    说完又是拍打,又是揉捏,玩了好一会儿,他也没把我的裙子脱下,就那么挂在腰上,拿出滑润剂涂他发硬的鸡吧上,又把我屁眼儿里面的跳蛋拿出来,鸡吧抵在屁眼儿中,腰一用力,尽根没入我的直肠中。
 
    这时门又打开了,进来的是老公和小李子,我知道新的一轮奸淫又开始了